首页 > 霍启山:时间和成绩是最好的证明
霍启山:时间和成绩是最好的证明
2015-10-05 20:47 原创: 《粤商》2014·12/2015·01 访问量:2810 霍氏三代
分享到: 微博 微信

霍启山刚刚参加完广州市政协的会议,便马不停蹄赶赴重庆参加一个考察活动。凌晨三点半抵达重庆,睡了不到4个小时,七点半起床,八点钟准时出现在酒店门口等候出发……

(记者/彭军燕 摄影/姬东)

这是他的常态,与之前媒体笔下的“公子哥”形象相去甚远。霍启山现任霍英东集团副总裁,大部分时间在内地处理业务和考察,当着“空中飞人”,周末回香港与家人团聚。

霍氏家族第三代里,媒体曝光率最高的非霍启刚和霍启山两兄弟莫属,霍启刚以沉稳内敛见长,霍启山则以开朗进取示人。

近年来,媒体上霍启山的名字出现频次最高的有三个地方:广州南沙、广州市政协和香港小型足球总会。这三个地方有的是他拓展家族事业的重点区域,有的是他的兴趣所在。现在,他的时间以小时划分,每个小时几乎都被商务考察、会议和社会公职活动占满,即使是在赶路途中,也在电话沟通工作或项目方案,标准的商界精英范式。

11月26日,南沙游艇会,霍启山给《粤商》记者担任解说员,介绍南沙的规划和重大项目,他穿着考究的西装,头发显然精心打理过。

他现在是霍家第三代南沙项目发展的领军人,几乎每周都来南沙开会。这次他从香港乘船来,坐的是自家投资兴建的南沙客运港的航班,“一个多小时就到了,吹吹海风,挺舒服的。”

华尔街磨砺

霍启山从小在英国读书,假期时经常跟随爷爷霍英东去内地,比如广州、中山等地。至今他还记得当时从香港去中山“要过几座桥,路途迢迢”。

大学时,他就读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,主修金融专业,毕业后在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——华尔街做投行,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。

关于这段工作经历,他采取保密的态度,“业务内容涉及商场秘密,虽然我离职多年,也不便披露,这是行内的操守。”
    当时,霍启山学的是G7(美国、法国等7 个西方工业国)的金融体制,他要从投行的角度,协助来自G20(中国、俄罗斯等20 个国家)的企业上市,二者的制度规范、市场运作及潜规则等大相径庭。

作为投行专业人士,他要在新旧经济融合的市场环境下,促进双方的沟通与合作。对他而言,这段经历使他在兼听包容之余,拥有了坚守底线的技巧和意志,“让我能深入了解内地企业的运作,拓展了人脉圈,对我现在开展内地业务有帮助。”
    2007年伊始,霍启山回到香港,先在家族企业的各个部门轮动,然后参与家族事业。在霍启山成长的每个阶段,父亲霍震霆都很关切,并给予他很多自主空间,“他通常抓大方向,对于具体落实,留下广阔的空间,让我自由发挥和探索”。

但是,身为儿子,霍启山多少有些压力,“父亲是个完美主义者,凡事都要求尽善尽美,这也是推动我成长的动力”。

打造南沙两个生活圈

近年来,霍启山主要参与家族事业里的内地项目,其中以南沙项目为主。提到南沙,霍启山用“爷爷的心血”来形容。在他眼里,“爷爷是一个眼光独到、视野超前的企业家,所有的投资项目,都不着眼于实时的回报,而是寻求长远的社会效益,实现小我和大我的双赢”。

霍启山参与的第一个南沙项目是南沙游艇会,从设计到经营全程参与。他和父亲霍震霆把南沙的历史引入游艇会的设计理念里。清朝时南沙所处的珠江口就是抗击英军入侵的桥头堡,海岸两边散落着目前已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的炮台遗址。于是,游艇会会所建成古炮台形状,内部装潢则中西合璧。

参与南沙项目以来,霍启山秉持霍家打造生态南沙的理念,在南沙湾建设了两个“圈子”:“1 小时大生活圈”和“5 分钟小生活圈”。

“1 小时大生活圈”以南沙为中心,辐射粤港澳三地。预计2017年广州至香港的高铁将开通,从南沙至香港约30 分钟。而且,地铁4号线也将通到南沙客运港,届时南沙的珠三角交通枢纽功能将强化,1小时内纵贯南沙及周边主要城市。

“5分钟小生活圈”指霍家打理的南沙湾。从南沙资讯科技园或南沙香港中华总商会,到正在建设中的国际滨海居住社区, 5分钟就可以完成从职场到居家的角色转换。

近日,霍家启动游艇会旁边的200多亩地,准备建一个滨海社区,涵盖精品酒店、服务型公寓和低密度住宅,楼高为6至8层,现已启动首期建设,预计2016年年初完工。为了打造一站式生活模式和保留最佳海景,在滨海岸线一侧将打造特色商街,比如咖啡厅、西餐馆和广州百年老店等。

积极推动粤港澳青少年交流

谈起政协委员一职,霍启山很低调,“我的原则是先了解、后贡献,政协是我了解和服务内地的一条新路径。”

担任政协委员以来,霍启山的提案主要围绕粤港澳一体化合作和如何加强三地交流展开,比如2012年的提案《把握“十二五”契机,将广州南沙建成粤港澳合作示范区》获得优秀提案,之后提案内容大都变为现实。

2013年,他提出的《南沙建设新型城市综合体,打造粤港澳营商合作试范基地》、《南沙向海前行,缔建粤港澳一体化战略桥头堡》两份提案进一步为粤港澳合作出谋划策。

今年,他的《在广州南沙积累“第一桶人才”》再次获得优秀提案并得到广州市和南沙区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。此外,他的《推动以粤港澳整合、深化体制改革为目标的粤港澳自贸区建设规划提案》紧跟形势,他建议由省政府出面协调各地,尽早制定适用于自贸区的管理标准。

明年,他的提案将重点关注粤港澳青少年的交流,计划把南沙建成三地青少年交流的基地,以文化、体育等交流为契机,加强港澳青年对内地的了解,为他们进入内地作示范。

广州市政协对委员履职进行量化考核,霍启山的评分位列港澳委员第三名,评委会认为他“认真履职,未有懈怠。”对此,父亲霍震霆颇为满意,“启山很不错,跟前辈们学习,有很多收获。”

近年来,霍启山在多个社会机构或协会任职重要职务,比如广东省游艇旅游协会、广州巿青年联合会、广州市工商联、广州市总商会等,其中他觉得最有意思的是香港小型足球总会,他在英国长大,受英超影响,喜欢踢足球,尤其是五人制、七人制的小型足球。

香港土地资源稀缺,小型足球适合香港的现状。霍启山几乎每周日都下场踢球,“一个人踢前锋、中锋和后卫,各种年龄段的人都可以踢。”他希望未来小型足球能像NBA一样受到公众的喜爱。

现在,他正筹谋着在南沙建设国际体育交流基地,举办各种国际赛事,比如帆船赛,“再把小型足球引进南沙,弥补香港的不足并满足一众球友的需求。”


借助传承为家族寻找新生命和新机遇

《粤商》:霍氏家族事业内部怎样分工?你主要负责哪些项目?

霍启山:我们是传统的家族企业,与一般由外聘管理人员负责的上市企业不同,没有严格的内部分工区隔,部门间切割也不明显。重大决策和主要执行运作流程,都秉持集体决策或集体负责的原则,在概括分工的情况下,家族成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参与,亦要作出相应的努力。

自参与家族企业后,集团的主要项目,我曾有不同程度的参与,近年主要集中在南沙项目上。

《粤商》:为家族企业做事以来,你在哪些方面有所提升?

霍启山:首先,在家族企业内,所有决策都不会由一个人以一锤定音方式拍板,在包容和协调方面的技巧和准备十分重要。

其次,除自己负责的项目外,亦能兼顾参与其他的项目,能够有效提升自己的视野和对市场的认识,从而获得更多的启发。

《粤商》:你觉得一个家族企业怎样做才能传承百年?其中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霍启山:波士顿家族企业研究协会曾指出,只有30%的家族企业传承到第二代,10%传至第三代,能传至第四代及以后的仅剩3%。花旗银行在2008年调查报告中指出,东南亚华人企业面临传承,只有30%至40%子女有意接班,20%家族需另找接班人,接近40%企业后继无人。

华人家族企业的成败盛衰,很大程度上依重于创业家长及接班人的判断、经验、魄力、内部的亲和力及外部的人际关系。当创业家长把权力移交到下一代,如果接班人缺乏足够的权威和魄力,家族企业很容易出现内部分裂和派系斗争。因此,家族核心成员的团结凝聚,是家族事业传承延续的关键。

此外,家族企业传承,只集中做好财富分配或权力交接还不够,最关键的是家族理念的传承,将创业家长的人生观、经营之道传给下一代,为家族企业与时俱进灌注新动能,借助家族企业开拓创新,为家族寻找新生命和新机遇。

《粤商》:在发扬家族事业方面,你有何新想法?

霍启山:目前我仍在学习和摸索阶段,需要从父辈身上学习和认识更多关于家族事业的精髓和管理技巧。但身为新的一代,我们有自己的想法,希望能在家族事业中开拓出新的板块,融入新的元素,配合新的时代。

《粤商》:你觉得社会公益与家族传承有何关系?一个家族传承下去,参与社会公益是否是必须的事?

霍启山:取诸社会、用诸社会,着重社会公益,为国为乡为港办实事、创福祉,一直是我们家族的传统,作为家族成员,会继续坚持这方面的理念和使命。

除了公益事业,我们家族企业也非常强调社会良心,以及作为一家社会企业的使命,过去如此,今天是,明天依然。比如,我们家族在南沙参与的发展项目,着眼的不是实时的盈利回报,而是建设一个永续低碳、宜居宜业的滨海新城。

《粤商》:身为富三代,和普通人相比,你觉得自己有何优势和劣势?

霍启山: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。和普通人相比,我有个好平台,同时也是压力,我希望通过我的成绩得到大家的认可,用时间证明自己。

《粤商》:同为新区,与前海和横琴相比,南沙有何独特的优势?

霍启山:首先,从面积上看,前海的面积是15平方公里,横琴是106平方公里,而南沙是803平方公里,相当于新加坡的国土面积。

其次,从位置上看,前海邻近香港,横琴紧靠澳门,南沙是珠三角的中心,连接港澳,服务国内。再者,从定位看,前海以金融服务为主,横琴以休闲旅游和文化创意产业为主,南沙是南中国唯一的国家级新区,将发挥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功能,产业囊括科技、文化、旅游、金融、物流、教育培训等,格局更大。

《粤商》:作为广东省游艇旅游协会的创会荣誉会长,你觉得广东的游艇业存在哪些问题?应该如何解决?

霍启山:存在三个问题:1、配套不足,与欧洲等世界上游艇业发达的国家相比,我们的配套跟不上,制约了游艇业的发展;2、缺乏游艇政策,我经常向政府反映,寻求突破政策;3、游艇文化欠缺。要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政策配合,普及游艇文化,从小孩子抓起,并透过例如举办帆船比赛等海上竞技运动,引发公众的关注和参与,从而共同推动中国海上休闲运动的进步。

0
分享到: 微博 微信
0条评论
    • 暂无评论!
   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
    TOP X
    加入粤商会 参加活动 关注粤商会公众账号 WECHAT QRCODE
    登录
   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
    注册
   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
    忘记密码
    忘记密码
    resdfsfd@123.com 重设密码已发送到您的邮箱
    如果没收到邮件,请再次发送
    重设密码
    重设密码
    重设密码成功
    立即登录
    宗旨:汇聚粤商智慧,开拓国际视野,创造价值分享
    形式:实行严格的实名制、会员制、收费制、邀请制,在全球范围内接纳会员
    愿景:成为粤商企业家最重要家园平台,与粤商共同成长,实现最优生活品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