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独家:霍氏家族基业长青的秘密
独家:霍氏家族基业长青的秘密
2015-10-05 21:04 原创: 《粤商》2014·12/2015·01 访问量:1597 粤商·领袖

霍中曦刚过完一周岁生日,爷爷霍震霆给他买了只小足球,霍中曦见到足球有些兴奋,嘎嘎地笑着,摇摇摆摆地追着球踢了几下,霍震霆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……

记者/ 彭军燕  摄影/陈文俊

霍中曦是霍氏家族第四代男孙,2013年8月出生,名字里有“中庸和阳光健康”的意思。随着霍中曦的长大,霍家在向百年家族企业跨进,他们已经借道成熟的家族传承机制,成就了家族事业的基业长青。

在香港的亿万富豪里,能与李嘉诚比肩的,非霍英东莫属。他充满传奇的创业历程和在体育事业上的慷慨付出,使他成为香港首屈一指的红色资本家。

霍英东自幼家贫,小时候没鞋穿,做过渡轮铲煤工、铆工和机场苦力等,后以货运和地产发家,成就了庞大的霍氏帝国。改革开放后,他到内地投资实业,晚年因开发广州南沙被誉为“南沙之父”。

驰骋商场、活跃体坛、开发南沙成为霍英东一生最光辉的三大事业,他把这些事业分配给长房生的三个儿子继承,三兄弟的分工各取所长,其中长子霍震霆接棒父亲最钟情的体育事业和南沙项目,次子霍震寰接管家族的房地产、船务运输等生意,三子霍震宇一直在高科技产业打拼。

至于其他的孩子,霍老深谙商场险恶,令他们“不得从商”,均在医生和法律界发展。通过霍家二代的分工可以看出,霍英东运用分工协作来完成家族事业的继承和发展。而第二代也没负他所望,做事低调务实,并积极参与社会公益。

2014年10月29日上午,南沙游艇会二楼的奥林匹克酒廊,《粤商》记者坐在临窗的沙发上,窗外的码头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游艇。

霍氏家族二代掌门霍震霆快步走进酒廊,穿着双排扣西装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戴着超大方形黑框眼镜,一身太平绅士范儿。这身造型他年轻时就青睐,当时他留着那个年代时髦的嬉皮士中分发型,带着超大方形黑框眼镜。现在头发虽已花白,但嬉皮风依旧,大框眼镜也一戴就是几十年。

霍震霆背对着窗坐下来,有位下属请示他,他礼貌地请记者等等,然后跟下属用粤语快速交谈。之后,他接受了记者长达三个小时的采访,畅谈了霍氏家族的从商理念、霍家三代拓荒南沙的历程和体育情结。

霍老言传身教子嗣

霍震霆谈起父亲时充满钦敬,“父亲是对的”字眼时常出现在他的话语里。他说父亲从小就有意识地培养他们三兄弟的独立意识,三兄弟的成长历程各不相同,他在香港跟随父亲,二弟霍震寰被送去加拿大留学,三弟霍震宇在英国一所军事学校留学,读的是科技专业。

其中,霍英东在霍震霆身上花费的心血最多,霍英东把他作为家族事业的外宣部长,从小向社会名流方向培养。霍震霆12岁时去英国读书,后去美国南加州大学深造,毕业后跟随父亲经商, 同时兼任多项社会公职,时常随父亲奔走于内地和世界各地,被视为霍家对外形象代言人。

因为经常抛头露面,所以他很注重仪表,他的衣柜里挂着20件同一品牌的西装,桌子上摆着20副颜色、款式相同的眼镜,数十年没换过。一次在大屿山植树,现场有很多媒体采访,他悄悄跑到一边把头发梳好、戴上墨镜,才出现在镜头前。

霍震霆回忆起起父亲的教育方式,说主要以言传身教为主。比如他16岁时,父亲带着他玩现实版“模拟城市”游戏,游戏对象是澳门。

当时从香港坐船去澳门耗时费力,霍震霆第一次跟霍英东去澳门,晚上乘船,凌晨4点才到,上岸后第一次见到赌王何鸿燊。

霍英东到澳门后首先开河、买船、建立港澳航线。他告诉霍震霆:“一座城市若想长远发展,必须要有港口,譬如香港、伦敦和纽约。”那时很多澳门人笑话他们,当时澳门的港口狭小,船还没到,港口就堵塞了。

霍英东发现澳门缺乏天然资源,无法像香港一样靠地起家。他考察了拉斯维加斯和黎巴嫩后,认为博彩业适合澳门,他投标澳门赌场经营权,不是为了争取一盘生意,而是要借博彩建澳门,因此标书中指明从盈利中拨资推动澳门的社会经济和民生建设。

事实证明霍英东是对的,400年没通过商的澳门,经济开始迅猛发展,整座城市的命运被改变。

亲历了父亲建城的过程后,霍震霆明白了一座鲜活的城市应该具有哪些必配。之后,父子俩携手出现在商场上的频次越来越多。

改革开放后,霍氏父子进入内地开疆拓土,创造了很多个“第一”。1979年,霍家在内地开发了第一个项目——广东中山温泉宾馆,该宾馆是内地第一家中外合资宾馆,霍英东亲自给邓小平演示引自日本的服务标准。1982年,他们又在宾馆建了内地第一家高尔夫球场,开风气之先。

随着改革的深入,霍氏父子在内地的投资规模越来越大,项目多是中外合资或低息贷款等方式,比如北京饭店贵宾楼、北京首都宾馆等。在广州,霍家投资或捐建的项目俯拾皆是,比如白天鹅宾馆、广珠公路扩建、洛溪大桥、沙湾大桥、番禺体育场等近百个项目。

其中,霍英东捐款1000多万港币兴建的洛溪大桥,1988年建成通车,实行收费制,十几年来公众对收费一事充满置疑和争议,2005年广东省政府停止收费。针对此事,霍英东曾对外宣告,17年间没收过一分钱。

霍英东在内地投资的项目里,最引人注目的是开发广州的“西伯利亚”——南沙,这也是他一生最后的从商梦想。

祖孙三代拓荒南沙

至今霍震霆还记得第一次跟着父亲去南沙时的情形。当时他20岁左右,和父亲坐着一辆老红旗轿车在南沙的碎石路上颠簸,一群当地的孩子好奇地追着车跑,彼时的红旗轿车是稀缺品,车轮扬起股股灰尘,从摇下的车窗飘进车内。

看到南沙的烂石场时他有些失望,“一片荒芜,除了烟尘滚滚的石滩场什么都没有。” 当时,南沙是海边的蛮荒之地,人烟稀少,举目所及都是烂石滩和泥沼。

但在霍英东眼里,南沙是块璞玉。凭借多年的货运经验,他发现南沙是珠江口上的天然良港,方圆100公里内有香港、澳门、深圳等十几个大中城市,能成为联结珠三角的枢纽。

1989年,霍英东在一片反对声中,把开发南沙作为家族的志业,并亲自挂帅,霍家购买的南沙东部22平方公里土地被称为“小南沙”。

之后,每周三霍震霆都陪着霍英东去南沙,风雨无阻。起初,他有些抗拒,但随着一个个项目的展开,他发现父亲的设想宏大而坚实。

他们先填了7公里海岸线,面积和香港的赤鱲角一样大,是世界上最大的填海工程。之后,父子俩如同两个技艺高超的园艺师,平耕地、修公路、建码头、植树,其中树木就栽种了几十万颗。

改造环境的同时,他们建造了虎门轮渡公司、南沙信息科技园、南沙大酒店、高尔夫球场、新客运港码头、南沙游艇会、英东中学等项目。

1995年,他们从老房子拆了360万块砖运到南沙,重建天后宫,天后宫位于大角山东南麓,是东南亚最大的妈祖庙。

二十多年来,霍家以一己之力把南沙建成了一个滨海新城。霍英东曾经庞大的商界设想,终于从蓝图跨进现实。

这期间,不断有人提出,把电厂、煤厂等污染企业迁到南沙,霍家极力反对。曾几何时,霍家开发南沙只有支出没有收入,该项目被认为是商场上的乌托邦,有些媒体甚至出现“霍英东折戟南沙”的报道。

而且,霍英东在1993年至2003年间,受尽前番禺区委书记梁柏楠的敲诈勒索、盘剥刁难。这位号称“全港忍受力第一”的大佬始终坚守南沙,并于2003年提出以南沙为依托,打造粤、赣、湘“红三角”经济圈概念,其格局之大,非寻常商人所能比。

霍震霆理解父亲的坚持,他说:“以父亲当时的地位,在北京、上海或广州拿块地并不难,但我们为什么那么笨?南沙不是随便盖几栋房子就可以的,我们要建一座有人气的新城。”

2006年霍英东去世,霍震霆主政南沙,他认为南沙应该走低碳环保路线,扶持本地的创意产业和服务业,发展成为南中国的休闲中心和穗港澳的一小时经济圈,比如在香港上班的人可以在南沙生活。

2012年,国务院批准《广州南沙新区发展规划》,南沙成为继上海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后的第六个国家级新区。规划一公布,立刻引发楼市投资热,房价逼近万元,万科、碧桂园、珠江等大房企纷纷抢驻,南沙成为他们新的强心剂。

这股热潮里,投资客占八九成,该区域白天火热的销售场景与晚上的“空城”形成强烈的对比。这也是霍震霆所反对的,他想把南沙打造成一个“地铺是有生气的,房子是有文化的,宜居宜业的滨海新城。”

据悉,迄今为止霍家在南沙投入了近百亿资金,如此庞大的“押注”是为了什么?

“打造一种‘小生活’,从地铁出来后从地下商铺走回家,随意在咖啡馆里坐下来喝杯咖啡,周末玩滑浪、风帆或者打高尔夫。” 霍震霆问记者:“你是我们的目标受众,有这样一个地方,你愿意来住吗?价格一平方米8000元,在香港连个洗手间都买不到。”

他的目标是香港的年轻人、内地的中产阶级、文化界人士和外国人来南沙生活,“就像浅水湾,我希望将来住在这里的人觉得自豪。”浅水湾是香港最高端的住宅区之一,坡地上遍布豪宅,其中就有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家。

现在,霍震霆每隔几天就来一次南沙,陪在他身边的是次子霍启山。霍启山现任霍英东集团副总裁和南沙游艇会会长,是霍家第三代南沙项目负责人

2014年10月30日,南沙举行重大投资项目签约仪式,项目涵盖五大主导产业及平台合作,总额约1113亿元。随着千亿大单的签订,南沙将掀起新一轮投资热。

作为南沙最早的开拓者,霍家将启动房地产开发,据霍启山透漏,霍家已在游艇会旁边开发200多亩地建低密度商用住宅,平均楼高为6层,海边建特色商街,住家下楼就可以在商街漫步。


体育事业一门三杰

采访途中,霍震霆的手机响起,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只十年前流行的诺基亚彩屏手机,自嘲手机的充电器坏了都没处买。

身为霍氏家族的二代掌门,他一点没有老板派头,开会时他不喜欢在会议室里正襟危坐,而是围坐在酒吧里,边喝咖啡边开会,“人只有在自己舒服的环境里,才能想到让别人舒服的细节。”

正是这种性格,使父亲霍英东把最钟爱的体育事业传给他。霍家对体育的倾情和付出,香港的富豪圈子里无人能及。霍英东曾出巨资在内地建设各类体育馆,并重奖在世界大赛上成绩突出的运动员,比如奥运冠军,奖励是重1000克的纯金金牌和8万美元。这些年来,霍家在体育、教育等社会公益上的捐款,累积150亿元港币。

从1981年起,霍英东担任过很多体育协会的会长,比如世界羽毛球联合会、世界象棋联合会、亚洲足球联合会等。其中,他最青睐香港足球总会会长一职,他从小就喜欢踢足球,事业有成后经常下场参加足球比赛,位置是中锋,香港足球团体拥他为大哥。

身为香港体育掌门人,霍英东把霍震霆培育成自己的体育操盘手,霍震霆懂英文又有西方教育背景,适合做外联工作。

2001年,霍震霆成为香港第一个国际奥委会委员,霍英东全力扶持他接棒“体育大使”,他开始帮助中国申办奥运会。7月13日,国际奥委会在俄罗斯宣布北京申奥成功,霍震霆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父亲,“他在电话的另一端连说三声‘很好’。”当时香港是凌晨,霍英东放下电话立刻跳入游泳池。

之后,为了争取在香港分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马术比赛,他从四处游说国际马联里的每一位公主和王子,香港人称他为“体坛外交部长”。

在与中国政府的合作上,霍震霆也是家族代表。在中国体育界的许多重要国际交往中,他都活跃在现场。而且自2001年申奥成功后,他全权打理与北京的体育事务。

2004年,霍震霆代表霍家给北京奥运会捐款2亿元港币,成为香港的“奥运一哥”,从他的车牌“0LYMP1C 1(奥林匹克1)”上可以看出他的奥运情结,该车牌市价超过人民币32000元。

除了为申奥奔波,霍震霆还为香港体育的发展出谋划策,他希望“通过理念的更新,让香港体育进入一个良性循环,现在很多香港运动员在大陆训练,很多教练是国内出类拔萃的。”

现在,在香港体育界,霍震霆的长子霍启刚逐渐走到台前。2012年11月,霍启刚和郭晶晶举行世纪婚礼,体育“世家”与跳水女皇结缘。2013年的东亚运动会和2014年的南京青奥会,霍启刚都以香港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带队出征,霍家的体育情结在第三代延续。“他对体育有兴趣,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,希望他可以多方面参与。”霍震霆微笑着说。

至于爱孙霍中曦会不会成为霍家又一位体育达人,霍震霆说:“很难讲,每个人都应该参与到体育中来,可以在不同层面参与。特别是国内,很多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,体育能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,这比拿奖牌重要。如果他(霍中曦)对体育有兴趣,我希望能够发展起来。”

几十年来,霍震霆每天都打网球,他办公楼的平台上有网球场,有时出差太频繁就无法坚持了。比如昨天他从北京回来,今天来南沙开会,后天去泰国,“要牺牲一下打网球”。



TOP X
加入粤商会 参加活动 关注粤商会公众账号 WECHAT QRCODE
登录
使用社交账号登录
注册
使用社交账号登录
忘记密码
忘记密码
resdfsfd@123.com 重设密码已发送到您的邮箱
如果没收到邮件,请再次发送
重设密码
重设密码
重设密码成功
立即登录
宗旨:汇聚粤商智慧,开拓国际视野,创造价值分享
形式:实行严格的实名制、会员制、收费制、邀请制,在全球范围内接纳会员
愿景:成为粤商企业家最重要家园平台,与粤商共同成长,实现最优生活品质